一夜爆红:新生代华裔设计师走红的背后

来源:

Vivienne Tam的中国风设计一直无法步入主流。Anna Sui和Vera Wang在设计上,褪去了华裔背景,致力于使自己更像创造美国风格的设计师中的一员。而新生代的这批华裔设计师的成功完全是基于他们的美国风格。

 

 

上一代华裔设计师Vivienne Tam始终走的是中国风

如果说Vivienne Tam孤胆闯纽约,颇有开天辟地的豪气,但其设计道路,注定无法步入主流,美国人并不能每日都生活在铺天盖地的波普化毛泽东头像和莫名其妙的“双喜” (double happiness)中。从这点来看,Anna Sui和Vera Wang则在设计上,几乎褪去了其华裔背景,更像是诸多致力于创造美国风格的设计师中的一员而已,恰好她们的身体里,流动着中国人的血液。

 

 

Jason Wu的设计并不见得多有创新精神,但却足足是美国中产阶级女性形象

至于Philip Lim?Alexander Wang?Derek Lam和Jason Wu的成功,也完全是基于美国风格的。

Alexander Wang和Jason Wu在摇滚和运动装的融合上,有所突破,在强势女人和女人味中寻找到了难得的平衡;后者则基础于女装经典,也许并不见得多有创新精神,却意欲打造抹平历史痕迹的经典美国女星形象。

 

 

Philip Lim的特点在精密裁剪,他的设计看起来相当完整与高质素,其定价却比同样的产品低。

Philip Lim和Derek Lam的身上则集中体现了华裔聪敏狡黠的一面,把设计和商业极好地融合到了一起。Philip Lim本身是Barneys的销售员出身,同时拥有商业和贸易的学士学位,深谙如何控制成本之道,使得他的设计看起来相当完整与高质素,其定价却比同样的 产品足足低了30%。这不仅仅是华裔设计师的本事,诸如Thakoon和Doo-Ri等亚裔设计师均靠此收到良好的市场反应。Derek Lam也是将商业和设计高度统一起来的高手,他会在自己店铺里待上好几个下午,观察顾客对产品,对室内设计的反应,从而针对性地改良自己的设计。 Philip Lim和Derek Lam也从不讳言自己的产品为了降低成本,部分产自中国,而全不似欧洲品牌那般遮遮掩掩。

正当这些华裔设计师各自凭借本事获得成功的同时,却也有不少时装界人士产生了质疑。《纽约时报》的Cathy Horyn便诟病Alexander Wang在T台呈现“旧帽子”,并感叹这是“潮流”消失的标志;对于Jason Wu,她更是没好气地说:“在我的记忆里,一点印象也不会留下。”在一片甚嚣尘上的赞美中,Cathy好似指出皇帝身上并无一物的孩童。在简单?漂亮和实 穿背后,在这些华裔设计师的身上,确实看不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多方因素的合谋

不得不承认,中国实在是近几年太过红火的题材。紧跟着中国当代艺术之后,如今长着一张中国脸的时装设计也红火了起来。法国老牌百货Le Bon Marche要专门为中国设计师设置专区,实地考察后,却发现中国本土设计师无论从设计上,还是生产上都没有做好走出国门的准备。其他设计与艺术领域内的 中国热,也均暴露了西方世界对中国迫不及待的强烈好奇。事实证明,经济危机的到来率先把中国当代艺术打回了原形。这些迅速蹿红的华裔设计师的身上是否也存 在了泡沫呢?

 

 

Jason Wu的爆红最具典型意义,他的华裔背景帮了大忙。Michelle Obama需要帮助丈夫一同建立一个新的美国,其中包括了对快速时装和华裔设计师的选择——团结亚裔等有色族群以及时尚界。很明显,Michelle Obama的衣柜后,有一个强大的脑库,如果她没有另辟蹊径地选择那些“在野”时装的话,恐怕仅凭一身Chanel和Dior并无助于将她推向如今的 fashion icon地位。而她脑库中非常重要的成员之一,便是买入过Jason Wu时装的Ikram时装店的老板娘Ikram Goldman。

美国人除了要团结亚裔族群外,恶劣的经济环境,也使得奢侈成了一件可耻的事。奢侈包含了两个层面,其一是昂贵的价格,其二是非常低的利用率。大多数 华裔设计师都很好地解决了这两个问题,以二流的价格博得一流的品质,然后主打可以超越时间的实穿牌,很好地装饰了设计上的保守与无所建树。这是美国时装一 贯以来的弊病,从Halston以降,几乎没有看到过能真正影响世界的尖端设计。男装界的Thom Browne算是个30年来的大例外,面对经济危机,却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一件风格前卫的Thom Browne外套卖到40000块人民币的时候,一套貌似普通的3.1 Philip Lim的男装外套却仅售4000块人民币。在快速时装和设计师时装之间,居然硬生生辟出了新的市场,叫做“亚裔设计师时装”。

很明显,在这一拨华裔设计师的成功案例中,真正获得胜利的应该是“华裔时装公司”,而并非是“Design by China”。当然,在时装领域单纯追求“Design by China”的胜利也是个伪命题,市场才是唯一的利器。在如今的国际大环境下,中国设计更应该考虑依靠本身强大的市场潜力,在时装体系和营销制度上进行创 新,而并非只是审美层面。进行世界沟通的语言,如今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两种:政治和经济。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