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纺织巨头带头压价 中国棉价全面遭遇雪崩

来源:

核心提示:除了通过对龙头企业的直接管控来影响市场心里预期,国家发改委10月末完成新疆棉的调研工作后,新疆棉的密集出疆也在11月全面启动。

中国棉花价格全面遭遇雪崩。短短两周时间,标准棉的现货和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分别下跌了10%和22%。

数位受访分析人士11月23日指出,回收流动性的紧缩货币政策、棉价在前期过度上涨后的内在回调需求,都是这一轮暴跌不容忽视的外在因素。

不过,政府疾风骤雨般的行政调控,被认为才是主导这一轮棉价暴跌的关键。

可以观测到的是,作为行业风向标的魏桥集团,11月11日开始持续下调其三级棉和四级棉的皮棉到厂接收价,数次单日的下调幅度甚至每吨超过千元,而就从11日起,中国棉价开始了其持续两周的暴跌之路。

 

 

“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集团,一定程度上,中国棉价的涨跌都因为魏桥。”一位与魏桥有接触的山东棉业人士指出,根据他所获得的消息,在10月中下旬棉花宏观调控的联席会议后,政府已经明确将严厉打击炒作,且做好了调控预案,“调控思路应该在11月左右已经知会魏桥。”

除了通过对龙头企业的直接管控来影响市场心理预期,国家发改委10月末完成新疆棉的调研工作后,新疆棉的密集出疆也在11月全面启动。

乌鲁木齐铁路局人士11月23日透露,按照运力的安排,在12月底之前,铁路要确保至少100万吨的新疆棉出疆,这已经超过中国一个月的用棉量。新疆棉每日至少300车皮的发送力度,几乎前所未有,“这样的运力安排将持续到250万吨左右的疆棉全部完成外运。”

核心提示:除了通过对龙头企业的直接管控来影响市场心里预期,国家发改委10月末完成新疆棉的调研工作后,新疆棉的密集出疆也在11月全面启动。

11月23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328级棉)收报27881元/吨,这一价格比前日下跌了近500元/吨,比11月10日的棉价高点30600元/吨下跌近10%。

分析师汪前进说,前期棉价超预期地上涨,已经把供需不平衡的因素严重放大,持续暴涨后,棉价自身也存在挤泡沫的内在需求。

9月开始,中国棉花价格在缓慢小涨了大半年后,开始急速上蹿,328级棉超过3万元/吨的价格高点比年初报价整整翻了一倍。棉价暴涨背后最直接的原因被认为是供求本身的不平衡,按照600万吨的棉花产量和1000万吨的用棉量估算,这一缺口高达400万吨。

不过,在一年一度的全国棉花电视电话会议后,国家发改委、中国棉花协会先后数次召开棉花宏调联席会、形势会商会,对棉花价格上涨的原因有了明确定调——供求基本面等因素还不足以支撑棉价如此暴涨,投机炒作导致了收购秩序的混乱。

在农产品(000061)价格普遍疯涨,政府通胀管控承压的背景下,重手整治的棉花调控预案随之而来。

“严厉打击恶意炒作、监控重点企业,是调控的重要手段之一。”前述山东棉业人士说,魏桥集团首当其冲处于严密监控的范围内。看得到的是,11月11日,魏桥开始试探性下调其皮棉采购价,三级皮棉的采购价格小幅下调了200元/吨,同日,棉花现货价格、期货价格同步下滑。

11月13日开始,魏桥连续数日每日下调三级棉采购价1000元/吨,棉花现货、期货价格暴跌格局开始呈现。

魏桥纺织700万纱锭的产能位居全球纺织业第一,其每年棉花的消耗量大约100万吨左右,占全中国用棉量约10%。

前述棉业人士说,他近期曾经到山东多地调研,大大小小的棉花收购加工企业们都是根据魏桥当天的皮棉收购报价,倒推计算出籽棉的收购价应该处在哪个水平,“一旦超过这一售价,收购就很难进行,棉商们深知这笔交易可能面临亏损风险。”

下游的棉纺企业们也都参照着魏桥报价。广东一家颇具规模的棉纺企业负责人透露,全国超过200万纱锭的棉纺企业已经屈指可数,跟随魏桥这样的超大纺企报价确定收购成本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经营风险。

事实上,在魏桥接连下调收购报价后,棉花的购销已经全面处于停滞状态。

前述人士说,当前棉纺这一链条上的基本情况是,棉农不卖,棉贩不收,棉花收购加工企业收不着,加工出来的皮棉又销售不出去。“当前还在敞开门收购的基本只有魏桥一家,只是收购的报价一天比一天低。”22日、23日,魏桥三级棉收购价分别下调了800元、500元/吨。

实际上,这一轮棉价的疯涨,行业内就曾有不少声音将其部分归因为魏桥密集大幅上调皮棉收购价,“推涨和拉跌的操作手法其实是一样的”,一位在行业内 浸淫多年为一家大型棉纺企业做操作咨询的人士告诉记者,从魏桥本身的意愿来看,棉价处于上涨通道,对其有利,用前期低价棉生产,在棉和纱线价格都上涨的情 况下,不论后期是转手卖棉还是卖纱都能获得不菲收益,而这也是所有稍具规模的棉纺企业今年上半年的操作路径。

“魏桥近期拉跌的手法背后,并不排除龙头企业呼应政府抑制农产品价格疯涨的可能性。”他说,行政打压价格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核心提示:除了通过对龙头企业的直接管控来影响市场心里预期,国家发改委10月末完成新疆棉的调研工作后,新疆棉的密集出疆也在11月全面启动。

改善市场供需也是棉花调控预案的一个重要内容。

汪前进说,面对今年400万吨的棉花缺口,进口棉和储备棉的补充必不可少,不过在8月-10月间投入100万吨储备棉入市后,国储手头的储备棉资源估计已经不超过100万吨。

进口棉方面,即便今年发改委再度增发滑准税配额,国际棉价高位的背景下,进口棉难以起到抑制国内棉价上涨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船期的紧张,使得大量的外棉难以及时到货补充国内需求。

前述广东大型纺织企业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已经采购了数万吨美棉,但由于船期的紧张,近期采购的美棉到货时间要排到明年8月,印度棉到货时间可以稍 早,也要到4月、5月。该公司近期到货的1万多吨进口棉都是若干月以前签订的采购合同。该公司今年用棉的比例预计为1/3进口棉,1/3内地棉,1/3新 疆棉,而在过去进口棉比重原本仅在两成左右。

这一背景下,如何盘活中国国内市场现有的资源成为这一轮棉价调控的关键所在。

新疆占据着中国1/3的棉花产量,新疆供销社系统人士11月23日介绍,新疆官方和棉业都估计今年的产量大致在280万吨左右,但由于新疆棉的产量数据历年偏差都不小,最终产量数据存在大幅修正的可能性。

“如果按照280万吨产量估算,出疆的棉花大致会在250万吨左右。”前述人士说,由于铁路运力的制约,新疆棉出疆的进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棉价的涨跌。

乌鲁木齐铁路局人士11月23日透露,国家发改委10月末曾赶赴新疆调研棉花的购销情况,并协调铁路运输,当时就确定了在年底前,每日至少要安排300车皮用于棉花外运。

汪前进指,折算下来,每月能出疆的棉花就能达到30万吨左右,大致占中国一个月用棉量的1/3。

前述铁路人士指,从9月份新棉上市至今,当前新疆棉外运的数量已经达到37万吨,12月开始日运量将不低于310车皮,要确保9月至12月底前有100万吨新疆棉出疆。前述广东棉纺企业前期采购的数万吨新疆棉在苦等了一个多月后,也得以在本周内发运。

这样的运力安排几乎前所未见。中国棉花协会人士介绍,历年新疆棉每日外运的车皮数仅仅每日150车,今年年初大量新疆棉未能出疆导致的棉价上涨,加 大了下游纺织企业和出口企业负担,此事反馈到国务院高层领导手中后,得到直接批示,以致铁路系统在今年3、4月份重新调整运力,抢运新疆棉,“当时每日的 车皮数也就250车。”

数位受访人士都指,密集的甚至带有行政调控色彩的多重措施施压下,棉价开始大幅下跌,但是考虑到本身供不应求的格局并未改变,棉价不太可能跌到9月暴涨之前。

按照目前籽棉6元/斤的价格折算,算上加工企业500-700元/吨的合理利润,皮棉的售价应该在2.6万元/吨左右。”汪前进说,成本和供求的支撑,使得棉价超跌的可能性并不大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