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家庭纺织作坊的生存启示

来源:

距离东京约100公里的群马县桐生市素有日本“纺织之乡”美称。位于桐生车站附近的松井编织技研是一家拥有百年历 史的家庭纺织厂,规模虽小,却先后经历和克服了和服需求萎缩、日美纺织品贸易摩擦、日元升值等挑战。目前,该厂生产的织物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店面的热 销产品,并曾连续5年店面销量排名第一。

在日本属于夕阳产业的纺织行业中,一个只有8名从业人员的家庭作坊,依赖独有技术和灵活的市场决策机制,最终成为日本中小制造企业在全球化夹缝中求生、求胜的范例。

 

历史上,“东桐生,西京都”是日本纺织业两大重镇。松井编织技研的工厂是松井家一处已有上百年历史的木制民宅,屋内有数台老式法式纺织机咔嚓作响。 社长松井智司向记者介绍,其中一台机器服役已有50多个年头,改造后还能继续开工。在生产线的最后一个流程,机器末端吐出色彩绚丽的混纺围巾,让光线昏暗 的老屋顿时有了几分亮丽。

这些围巾将出现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店面,与出自众多知名设计师之手的产品摆在一起。浏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网上商店,松井家所产2010年秋冬款围巾赫然在目,每条售价在48至65美元不等。自从1999年首次摆上博物馆柜台后,松井家的织物至今人气不竭。

松井家纺织厂创建于1907年,1962年改为现名。当时,日本纺织品对美大量出口,松井家的纺织机日夜不息,产品源源不断涌向美国市场。然而好景 不长,1971年美国放弃金本位制,日元对美元开始急剧升值。同一时期,日美围绕纺织品进出口贸易纠纷不断,最后以日本自主限制纺织品出口而收场。受此双 重打击,松井家的纺织品出口顿挫,经营陷入困境。社长松井智司的弟弟松井敏夫当时在纺织品贸易商社工作,他力劝哥哥重新把眼光瞄准国内市场,突破口便是后 来广为人知的贴牌生产。三宅一生、川久保玲等日本名设计师旗下一些品牌就由松井家负责生产。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全球化浪潮涌动,日本服装品牌纷纷把贴牌生产转移到亚洲其他成本更低的地区。松井家再陷低谷,1991年起一度休业,5年后才重新开动机器,但也只能处于维持状态。

新的转机出现在1999年。那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一名设计师和一名采购人员出现在松井家。两人的任务是在世界各地寻觅适合博物馆店面销售的产 品,松井家在编织品上的独特技术和设计吸引了他们。第一批订单400条围巾,上柜后很快售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追加订单,商品再次售罄。从2003年 起,仅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店面,松井家围巾的年销售量就超过1万条。

弟弟松井敏夫如今是负责经营的专务董事。他告诉记者,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店面商品追求源于德国的包豪斯风格,讲究工业设计和艺术的结合,松井家编织物在设计、色彩运用和慢速编织技术上的特色颇得博物馆方面认同。

哥哥松井智司则强调,多达8种色彩的组合编织,以及精细的慢速平针编织技术,需要人工精心看护机器,这使得松井家的编织品不易被量产流水线模仿,从而确保竞争优势。

有段时间供应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织物仍是贴牌生产。2005年起,松井家决定创立自主品牌“KNITTINGINN”。如今,松井家的围巾、帽子 和手套等编织物出现在日本的博物馆、美术馆、机场和大型百货店。每年1亿日元左右的营业额中,自主品牌所占份额已达七成。松井敏夫说,他们正在积极开拓欧 洲市场,已开始与英国和爱尔兰的知名美术馆展开“入馆”磋商。其中,著名的伦敦泰德艺廊已从今年8月起在画廊的礼品店销售松井家围巾。

市场大了,是否要考虑更新机器、扩大生产?对此提问,72岁的松井社长环顾一眼200平方米左右的车间,微笑着说,产量有限也有好处,产量大了,价格就上不去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