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百变流行颜色系:裸色,曾经时尚

来源:
 2010百变流行颜色系:裸色,曾经时尚

 

某报“时尚看点”栏目有人撰文说:“从服装到妆容,裸色毫无疑问已经成为2010秋冬最当红的颜色。在经过万千繁复与夸张之后,时尚界又开始推崇简 约经典的裸色系。当红设计师们巧妙应用深浅不一的裸色,混搭深浅不同的米色、淡黄和白色,重装上阵,将这个秋冬渲染得格外沉静……”

在我看来,这个流行的裸色系不一定是给人带来“强大的疗伤感”,实实在在的是,人们又厌烦了近两年来的鲜艳服色。在时装迅速生成而又瞬间老化继而消失的过程中,人们总在寻求一种新的有别于刚刚流行的时尚服饰,包括式样、色彩与整体风格。

如今时兴的裸色系,即指淡淡的颜色,如肉色、浅粉、米黄、本白等,总之不是浓艳的色系。在欧洲人的经典婚纱上这早就是纯洁的象征,按照最正规的礼 仪,处女新婚着洁白的婚纱,再婚或第三次结婚时应穿着淡蓝或浅粉色。别管是不是有宗教因素在内,我们应该看到,人们也曾喜爱一种淡雅的颜色,这终归是历史 的真实。

 

古罗马时期雕像

 

古罗马时期雕像

《厄勒克特拉欢迎奥列斯特》
 

 

唐代诗人张祜的《集灵台二首》中,写到过虢国夫人拜见唐玄宗时的场景。虢国夫人是杨贵妃的二姐,她被皇帝召见时,竟以淡妆上朝:“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太真外传》记:“虢国不施妆粉,自衒美艳,常素面朝天。”这在化妆史上也被传为佳话。

翻开古诗集,会看到很多有关淡雅衣装的描绘,都极美的。如五代李煜写的《长相思》中有一位纯静的少女:“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 螺。”诗人常由白莲花想到娴淑女子,又爱将优雅的女子喻为白莲。元代王士熙写:“龙涎万斛绛云重,彼美西人一粲逢。獭髓无痕冰作骨,羽衣初试水为容。瑶池 宴罢醒看醉,月殿妆来淡胜浓。未许何郎能斗洁,诗仙玉立众宾从。”好一个“淡胜浓”。清代郑辉典有一首诗,以白梅咏洛神:“仙人缟袂倚重门,笑掷明珠幻絮 魂。谈到罗浮忘色相,谪来尘世具灵根。洛妃玉骨风前影,倩女冰姿月下痕。独立自怜标格异,肯因容易便承恩?”

有时候,可能正因一身素雅的服饰形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唐代武元衡在《赠道者》写道:“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妆入梦来。若到越溪逢越女,红莲池里白莲开。”可以想象,淡雅的服饰形象能够给人留下多么难忘的视觉记忆啊。

将时光推回至古埃及和古希腊、古罗马时期,期间还历经苏美尔、亚述,那些健硕的躯体披着本白色的衣衫。就是那样一块布,即可以裹成大围巾式服装。围 裹的程序和模式有好多种,加上别针,就可以形成多种款式,由建筑风格而留下形象资料的多利亚式和爱奥尼亚式,永远地留下那一个时期的飘逸与洒脱。

 

2010百变流行颜色系

 

在色彩应用中,各民族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或说更深层次的文化解说,有时截然相反,有时却呈现出一致的巧合,如罗马帝国时,参加竞选的官员要穿漂白了 的宽松长袍,以区别帝王的紫色长袍。国王之外的王室或贵族其他成员,可以穿用紫色镶边的白色长袍,而平民百姓只能穿白色外袍,以至于白袍就成了罗马普通百 姓的标志了。

中国也是这样的,《隋书·礼仪志》载:“大业六年诏,胥吏以青,庶人以白,屠商以皂。”庶人就是老百姓的意思。同时,一般士人未进仕途者,也以白袍 为主,诗中曾有“袍如烂银文如锦”句,《唐音癸签》也载:“举子麻衣通刺称乡贡。”举人也是指未当上官的考过乡试的“知识分子”,麻衣则是本白的麻织料衣 袍。

在中国,长期以来汉族人丧服多用白,尤以未漂的本白为重孝,这几乎成为常识,但也有例外,晋时长衫有单、夹二式,颜色多喜用白,喜庆婚礼也用白,《东宫旧事》记:“太子纳妃,有白縠、白纱、白绢衫、并结紫缨。”看来,白衫也曾用作喜庆礼仪之服。

“裸色系”,多少时尚在前头!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