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中国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商场

来源:
2011——中国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商场

 

2010年年底,中国的经济政策出现了一个标志性的变化:彻底取消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随着对外资企业又有两项税款加征,中国境内所有内外资 企业全部税制都已实现平等。这还并非孤立事件,近年出台的《反垄断法》、新《劳动合同法》、规范内外资并购政策等等,相应条款都在逐步地向外资“享有”国 民待遇推进。

对中国这样一个靠外向型经济崛起的国家而言,涉及六七十万家在华外企待遇的变化,无疑意味着我们正处在一个重要而深刻的转型过程中。

于是最近一年来,外商的抱怨也增加起来,诸如“中国投资环境正变得不友善”常见诸报端。这种反应至少在提示我们——取消外资“超国民待遇”只是转型中一个“破”的过程,而问题的关键则是我们到底要明确地“立”什么?

需要立什么?大体而言,在给外企削权的同时,中国经济政策应更鲜明地确立平等竞争原则。另外,也是最为重要的,是解决中国经济的长久吸引力问题——中国经济在新的转型里,有必要明确开始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商场的新征程!

取消外企优待,只是个开始

在中国社会里,大体有三类企业处于三足鼎立态势,分别是国企、外企、民企。对外企削权,为什么会让老外抱怨不已?除了利益受损,还因为我们并没有在 这个转型里旗帜鲜明地真正确立平等竞争原则。不是吗?当老外看到中国国企的特权并没有什么削弱时,自然不会认为对他们的削权减利是一种带有公平性的行为。 外企在国外的抱怨之所以值得重视,就是因为它们在警示我们“立”比“破”更重要!系统性公平的建设,比局部性公平的调整更重要!否则难免气短。

目前,恐怕只有草根民企才是中国最“正常”的市场竞争主体,作为“破”之后的“立”,下一步就是应对国企进一步削权,乃至“削藩”(去除部分国企与行政权力的关联),旗帜鲜明地在中国经济政策环境里贯彻平等竞争原则,才是取消外企“超国民待遇”行动的完整版。

而这,只是“立”的一部分,更为重要的“立”是让中国经济长久保持对资金的吸引力——也就是世界工厂要实质性地向世界商场迈进。

长久吸引力,还得靠“世界商场”

所谓的商场,简而言之就是商品买卖的聚集地,这也意味着世界商场与世界工厂的不同——既然我们已经是世界工厂,而中国市场的前景已经在吸引各国企业 的视线,那么下一步就是靠还富于民、靠我们的内需和生产能力,逐步把自己培育成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市场——进入世界商场阶段,进而让这个市场向世界辐射, 奠定我们的影响力和持久吸引力。

这样向世界商场发展的转型,其实已经迫在眉睫了。不仅是由于金融危机以来外需市场长期不振,还因为,如果不向世界商场转型,不说是长久地保持对外资 的吸引力,就是怎样保持对内资的吸引力也大成问题!——我们从来没有用吸引外资的热情来迎接过内资,但是近两年来内资向海外的转移,已经相当惊人。若没有 国内市场真金白银的吸引力,外加平等竞争机制的建设,恐怕这样的内资转移还将持续。

2011年,把平等竞争的原则向纵深推进,尤其是在世界工厂的基础上旗帜鲜明地向世界商场迈进,才是我们吸引外资、留住内资的战略步点。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