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ute Couture:高级定制的魅力

来源:

度身定做所带来的熨贴还在其次,他们涌入“定制”工作室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对“唯一”的独占的冲动。

如果说有一种时装就像梦一样,那说的一定是高级定制时装(Haute Couture)。但这“高级时装”的意义可绝对不是现在街头小店就敢堂而皇之地宣称的那种,真正的“高级时装”是时装的最高境界,是纯粹为展示设计师理 念定制的服装,由于销量极少所以商业意义可以忽略不计,评价它的唯一标准就是――美。

每年一月和七月,法国高级时装界都会推出自己的高级定制时装展。全世界时装设计方面的人尖儿在顶级的工艺师和制版师的协助下,运用不计其数的高级面料和珠宝装饰,花费几百个钟头的人工一针一线地缝制,难怪有人形容身穿高级时装的女人就像是将美钞贴在身上一样。

现在全世界大约一两千人销售高级定制时装,其中包括王族公主、财经巨子、影视明星……由于顾客群相对固定,所以几乎每一个老主顾都拥有自己的人体模 特,并经常根据本人的身材变化进行调整。由于成本高昂,所以每套高级定制礼服的价格也相当可观,日装一套的最低价格约为一万两千美元,晚装一套约为四万美 元。每一套衣服需要经过六次fitting(试装),每一套衣服都有自己的名字……总之,这些梦想般的服装象征着财富和地位。每年,阿拉伯的石油大亨们总 是要为他们成群的姬妾们购买上一大堆高级定制服装,虽然这些深闺怨妇出门时永远缠裹得像是一枚粽子,可是拥有这些东西让他(她)们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 足。

说到高级定制礼服这一概念的由来,就不得不提到“时装之父”查尔斯・弗莱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19世纪之前,裁缝只是按照主顾的要求裁制礼服,纯粹是copy主顾的想法。是沃斯将设计的观念引入时装界,并于1858年在巴黎的 rue de la Paix七号开设了第一家专为顾客度身定制的高级时装店。他将自己的名字缝制在衣服上,除了字面上的意思外,更象征着该作品出自自己的手笔。从此,高级服 装就进入了现代生活,后来的Poiret、Chanel、Vionnet、Fortuny、Madame Gres、Patou、Rochas、Dior、Yves Saint Laurent都将高级时装设计的精髓发扬光大。由于以前的机械化生产不到位,所以人们穿着服装主要还是靠定制,Haute Couture相当于是定制中的顶级也曾经辉煌过一段。

可是,工业革命的滚滚大潮将一切繁复和手工化的东西带走,也将高级时装推向绝境。高级时装的地位逐渐被成衣代替。由于时装曾多次影响了整个法国的经 济,所以,法国政府对高级时装带有些许偏心的意思,既然高级时装无法与成衣在商业价值上抗衡,不如索性把它拔到艺术品的高度。自1945年起,法国政府对 高级时装定下了一系列清楚的准则,到今天为止只有以下二十间公司获权生产高级时装:Christian Dior、Chanel、Balmain、Carven、Christian Lacroix、Emanuel Ungaro、Givenchy、Guy Laroche、Hanae Mori、Jean Louis Scherrer、Lecoanet Hemant、Louis Feraud、Nina Ricci、Paco Rabanne、Per Spook、Philippe Venet、Pierre Caddin、Lapidus、Torrent、Yves Saint Laurent等。

可是再美的艺术品也不能靠餐风饮露过活,何况高级时装是一门奢侈的艺术。更无奈的是高级定制时装是法国作为世界时装中心的象征,抛弃了这一优势,你 法国又有什么资格赖在时装界老大的位置上不下来呢?于是近年来“高级时装已经死亡了”(其实就是:“法国你下台吧!”)的呼声越来越响亮,高级时装在曲高 和寡和销量的不服不忿中进退两难。不过高级时装也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也开始在危机重重中极力寻求发展。

年轻化和平民化成为新趋势。各大品牌纷纷尝试摆脱原来装腔作势的作风,开始对小市民们表现他们的亲和力。Chanel、Christian Dior、Givenchy等大品牌纷纷撤离设在卢浮宫的秀场,在更贴近观众的场合作表演。模特们的表演也从原来拿腔拿调的感觉中摆脱出来,更平实自然。 而今年高级时装展上盛行的摇滚风格,更体现了高级时装放下架子直面通俗文化的态度。

新鲜血液的输入,也给高级定制时装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新一代设计师在众多才华横溢的化妆师和近来人气急升的帽饰设计师Philip Treacy的协助下,赋予高级时装以诡异和戏剧化的新感觉。CD、Givenchy、Guy Laroche相继礼聘年轻人加盟。以怪诞不羁风格在成衣界闻名的Jean Paul Gautier、Thierry Mugler在秉承高级定制时装精髓的同时,不失个人风格。新人Adeline Andre、Josephe Thimister、Ocimar Versolato为高级时装塑造了简洁个性化的新风貌。而Versace、Valentino等外籍兵团的加入,更为Haute Couture带来一缕异域风情。

另一方面,在确定高级定制时装的销量确实无药可救的情况下,各个品牌开始发掘Haute Couture的副产品。成衣系列、香水、化妆品、箱包、配饰……所有的产品上品牌logo都加倍醒目,让那些对高级定制时装无限仰慕,可又无奈囊中羞涩 的老百姓,能得以一试顶级品牌的顶级享受。

有时候想想,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和财力只为一件衣服,值得吗?肯定值得,只要看看每年都热闹非凡的高级时装展就知道,虽然每年都有那么一些老品牌筋疲力尽地败下阵来,但是还是有许多新人义无反顾地加入这场衣香鬓影的战争。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